股票发行注册制与核准制相比,更强调市场化与法治化,市场化突出体现在发行价格与发行节奏的市场化。

1月6日,拟在沪市主板上市的京沪高铁进行网上、网下申购,发行价确定为每股4.88元,首次突破23倍市盈率的天花板。这个突破意义重大,标志着A股发行将全面逐渐向注册制靠拢。

2019年底修订后的《证券法》取消了核准制的表述,只有注册制表述。据此前证监会有关人士表示,在注册制全面实施之前,有部分板块或者品种还没有实行注册制,这部分继续适用核准制。也就是说,未来一段时间仍将是注册制与核准制并行阶段。

股票发行注册制与核准制相比,更强调市场化与法治化,市场化突出体现在发行价格与发行节奏的市场化。发行价格市场化,就是发行价格应由市场主体来博弈产生,而非行政窗口控制,此次京沪高铁4.88元发行价,对应的发行市盈率为23.39倍,虽然比此前主板等窗口指导23倍发行市盈率没有太大偏离,但即便偏离0.1倍也是质的突破,说明这并非行政窗口指导价格,而是市场博弈形成的市场价格。

新股发行节奏市场化也是注册制应有的题中之义,今后一段时期将是注册制与核准制双轨制的过渡时期,如何兼顾市场稳定与新股发行上市节奏市场化、如何把握好新股上市质量与数量等方面平衡、如何逐渐从中撤去行政控制的有形之手,这些确实考验监管部门的智慧。

目前科创板已成功实现注册制,新股发行市盈率没有受到窗口指导限制,各家新股发行上市节奏也基本由市场自主决定,目前来看市场各方基本适应,科创板运行井然有序。当然,A股局部实行注册制,其影响力毕竟还较小,一些小盘新股上市后仍然十多个涨停板,新股、题材概念恶炒之风总体上来说涛声依旧。因此,尽快在A股全面推行注册制,由市场来决定发行价格、新股发行上市节奏,这很有必要,当然或许有部分投资者对此仍难接受。

说白了,还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把股市当作投机场所,他们习惯于过去的新股、题材概念等投机炒作,只要新股发行价格、上市节奏受到控制,成为一个稳定因子、常量,那么庄家炒新就可有恃无恐,因为新股增量比较透明、可预期,新股在相当一段时间都可保有筹码的稀缺性,只要庄家发动投机炒作,不愁没有韭菜跟风上套。

实行注册制,新股发行价格、发行上市节奏完全市场化,市场化就是随市场变化而变化,这不是一个常量,而是个变量,比如市场疯炒新股、估值很高,那么其他发行人眼见发行价较高,自然会扎堆争取尽快高价发行上市,新股短期供应可能增加,或可遏制恶炒新股投机心理。

注册制绝非洪水猛兽,有人认为实行注册制,可能导致新股上市节奏加快,从而导致市场崩盘,这是危言耸听。因为股市还有自我内在调节机制,过多过滥、过高价格新股发行,投资者不会认账,也可能发行失败。注册制与发行节奏过快,这两者之间也并非就可简单划等号。

事实上美国实行注册制,而美股这轮牛市已经长达十余年。只有实行注册制,才能确保发行人之间的充分竞争,上市公司优胜劣汰机制得以形成;注册制也是一种供给侧改革,这种改革对投资者这个需求方也有反作用,价值投资才能适者生存,操纵投机者将被逐渐淘汰,这有利于打造真正的价值投资市场。

上述内容为转载或作者观点,不代申捷策略意见,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。